外教扎堆暑期市场 看脸还是看资质

上饶县门户网站 www.srxzc.com 来源: 时间: 2019-06-20 22:46:07 阅读:加载中..

?在上海,今年暑假的外教“行情”大致是这样的:英语外教一对一,线上教学约150元25分钟;线下教学约500元1小时;一名中教加一名外教的暑假班5天不含住宿、校车,6500元;足球外教一对一约300元1小时;网球外教1小时300元到1200元不等;篮球外教一对多1小时200~400元;橄榄球外教一对多1小时350~550元。

据国家外国专家局统计,目前在沪工作的外国人数量为21.5万,占全国的23.7%,居全国首位。这些人,特指具有在华工作签证的、持工作许可证的外国人,包括外企高管、高端技术人才、高校引进的外国专家、国际学校外教等。

“即便所有在上海的外国人都在暑期出来当外教,也不一定能满足上海家长的需求。”上海体育学院博导、青少年足球专家龚波多年来见识了太多足球界的外教,他告诉记者,由于对外教缺乏科学、可持续的管理,目前市面上的外教水平参差不齐,其中很多人还不具备在华工作的资质。

卖小面的、留学生、旅游者都能当外教

在上海的综合性体育场馆内,外教的身影出现在各个角落。教篮球的,教网球的,教冰球的,教足球的,还有教橄榄球的;篮球教练是来自美国的黑人,网球教练是拿过国外业余比赛名次的法国人,冰球教练来自俄罗斯。

乍一看上去,这些外教全都来自这些体育运动项目的强国,但实际上,他们到底是业余爱好者还是专业教师,谁也说不清。

一名幼儿园大班孩子的爸爸告诉记者,对家长而言,足球领域的外教、中教的资质都难以鉴别,“市面上业余爱好者当足球教练的中国人也不在少数,那何不试试外教,还能顺便锻炼英语”。

记者注意到,像他一样对外教资质并不在意的家长不在少数。比如,在重庆的某个社会办国际足球学习班里,就有数十名孩子奔着外籍教练艾文而去。而美国来的艾文教练,此前据媒体报道,在重庆与朋友合伙经营小面馆。

上海一所高校的西班牙籍留学生阿雷,现在每周都会抽出两天时间到上海市中心的一家英语教学机构教英文。暑假期间,他会全天到这家机构进行教学。他告诉记者,自己的一些留学生同学还会利用课余时间上“网课”,一对一或者一对多进行英语教学。

“中国的家长很友好,他们知道我是留学生,并不太在意(是否具有工作资质)这个问题。”阿雷说。

ag亚游官网app|优惠龚波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也在社会办的足球培训机构学过踢球,也是外教,“我知道他肯定没有工作签证,但我还是挺认可的。”龚波认为,外教的理念、教法更偏重兴趣培养,而中教则属于“成绩驱动、技术驱动”。因此一个外教只要“善于教”,在技术动作领域不必做过多要求,“但是,这种外教一旦出了问题,教不好或者侵犯了青少年的权益,维权起来就困难了。他随时可以走人,维权无门。”

外教“办证难”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没有工作许可证的所谓“黑外教”之所以“黑”,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办证难”。

YBDL青少年篮球发展联盟的外教管理员唐田直接负责整个机构近40名外教的“办证事宜”。他告诉记者,外教来华执教,需要办理“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需要提供本科或以上学历证明、无犯罪记录证明、相关行业毕业后两年以上连续工作经验证明等。

其中,学历和工作经验证明,往往成为老外办证过程中的“拦路虎”。“很多体育类外教,没有本科学历;还有的外教,在本国的工作经历证明开不出,或者公司资质不够。”唐田说,申请工作许可,要走过网上申请、区级审批、市级审批和国家审批的全部过程,需要一两个月。

为一名外国人办证,机构平均需要花费大约5000元。

唐田说,现在很多欧洲国家如乌克兰、塞尔维亚等国的篮球教练很愿意到中国来发展,中国的青少年学生也对外教有巨大的需求,但受制于较为严格的工作审批,一些优秀的教练不容易进来。

如果机构一定要引进一名资深的、没有本科学历的外教,那么,一是需要外教本身能提供10~15年足够长的工作经验证明,二是需要机构开出足够高的工资,“高于税收起征点4倍以上”。

唐田告诉记者,通过国家外国专家局正规途径获得工作许可的外教,肯定不会差,“他至少有工作经验和本科学历,英语过关;没有本科学历的,肯定非常资深,机构认为值得引入。”但如果是“黑外教”,那教学水平和专业素养,都应该打个问号,“不一定全都不好,但要注意把关”。

核实外教工作许可证很重要

不止一名学生家长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反映,自己遇到过外教频繁更换的问题。

一名已在上海一家英语机构学习两年的学生家长告诉记者,两年里不包含寒暑假,她儿子的外教换了至少4个,“刚上几个月课,就走了”。

而在上海一家主打外教STEM课程的培训机构里,记者看到,暑假期间,一个外教和一个中国助教一起带孩子做简单实验的课程,收费高达1100元一天。外教只需要对照机构提供的实验教材,简单学习实验方法,就可以上岗给孩子们上课。

“现在的外教,早就不再仅仅局限在英语教学领域了。科学实验、手工、编程、数学思维,哪儿哪儿都是外教。我还见过菲律宾籍、英语口音很重的人在幼儿园暑托班带孩子。”上海一名教育专家告诉记者,聘请“非正常就业”的外国人,可以省去申请、管理、年检等诸多中间环节,削减办学成本,“现在有的机构请外教,不看学识看长相、不看资质看国籍”。

李女士的孩子就读于上海一所知名国际学校,她告诉记者,孩子所在的国际学校的教师每年暑假也会到上海的一些夏令营项目中兼职,这些机构往往用“某某校名师”来吸引学生报名,“实际上,‘名师’也不过是我们学校里的普通教师,夏令营里就她一个是正规教师,其他都是‘野路子’的外教。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来历”。

前述教育专家告诉记者,国家外国专家局颁发的“外国人在华工作许可”看上去是给外国人在华工作设置了一道坎,但实际上,也是在给中国的家长、消费者“把了一道关”,“它对外教的工作经验、学历设置了要求,也是帮消费者把不良师资过滤出去”。

因此,她建议,中国家长在外教面前,多长一个心眼儿,“核实一下他的工作许可证,否则是对自己、对孩子不负责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来源:中国青年报

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稻花香里”和“上饶县党政客户端”。
[ 责任编辑: ]
分享到: